子何不羽

噗浪>>>http://www.plurk.com/nichimai

歡迎來一起玩啊> <

© 子何不羽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職/腦洞】小段子

「老林老林快看我真誠的大眼睛!比大眼左邊的那隻眼睛還大!」


「呃……王隊他……走過來了……」


「o_O」

劉德華-冰雨

原來真的有這麼一首歌叫冰雨 但是他好抒情不適合少天

[副歌 改]

少天的文字泡在臉上胡亂的拍~~~~~~~~~~♪

少天和喻文州在藍雨混成一塊~~~~~~~~~~♪

眼前的戰場 忽然被掩蓋 你的彈幕混亂在身邊徘迴~~~~~~~~~~♪

唸白:你到底為什麼不見我?

因為......我是離家出走的(葉修:臥槽躺著也中槍

就、半夜腦洞特別大(嗯。

【全職/韓葉】瀏覽過去的相片

我要先說,他不是一篇看了會很開心的文章喔

所以不怕被虐的再往下走吧


「和你說喔。」

「那是嘉世第三連勝,比賽結束你跑來找我的時候。」

照片上,一間小小的餐館前,葉修晃著手上三連冠的證明,笑得很開心。

韓文清站在旁邊,臉上的表情雖然依舊是那副會嚇死小孩子的臉,但是眼神中多了一種是欽佩、也是寵溺的溫和。


「和你說喔。」

「那是我們退役那天,媒體在記者會上拍到的照片。」

葉修摸著相冊上那張從電競週報剪下來的一篇報導,上面是他和韓文清宣布退役那天,開記者會時的畫面。

他們沒有太多一起合拍的照片,所以如果報紙上有些什麼和他們有關的,葉修都會把它剪下來...

【全職/韓葉/同居30題】[06]大掃除

*有肉慎入!


假日的午後,韓文清抓著葉修遞給了他一支掃把,說是要大掃除來著。


「嗯?王大眼要來?給我這幹嘛散人可不精通這種武器。」葉修抓著掃把上下揮舞了幾下,末了還想嘗試跳上掃把,左右轉動了好幾圈。

「葉修,別鬧了。」按住掃把不讓他亂動,韓文清拍了下葉修的屁股,催促著他趕快行動後自己也拿起了抹布開始清掃的動作。

過程中,葉修還因為在小梯子上清潔櫥櫃,一個不小心重心不穩整個人向後倒,被韓文清拎著訓斥了好久。

他們前前後後弄了很久的時間,一直到了晚上七點多才總算真正的整理完。


「去洗澡?」

「不要,我累了。」碰的一聲,葉修把自己扔在房間的床鋪上,扯...

【全職/韓葉/同居30題】[05]做飯

韓文清看著那個心血來潮說要做飯給自己吃的人,最後卻是把廚房搞得烏煙瘴氣,不由得覺得好笑。


「蛋呢?」

「焦掉了……」

拿起鍋鏟翻弄著煎鍋裡面的內容物,不出所料的只看到了一糰焦黑的東西,原本列在清單上,葉修要的食材卻是一樣也沒見到。

「飯呢?」

「在那團裡面……」

「青菜?」

「垃圾桶……」

葉修也很無奈,他是知道要挑菜,可是卻不知道哪些該留哪些不該留。以致於最後挑完了,但所有的東西都已經在垃圾桶裡了。


韓文清難得的沒有再多說些什麼,把葉修趕出廚房以後拿了冰箱裡剩餘的蛋和白飯開始忙活起來。留下葉修等得急了,跟前跟後的騷擾也不見起了些什麼功效。...

【全職/包葉】吃醋

*奇怪的 paro

*今天的他們不打榮耀

*能接受者在往下走,不行的話請自帶避雷針


十月三日,那是第一次國軍募兵走入校園的活動。許多兵種及行政單位都來到了承辦起活動場地的××中學,在校園空曠的廣場中央擺起他們的攤位,竭盡所能的開始了一連串的募兵活動。


「同學,你是什麼星座的呀?」廣場一角的帳棚鐵架上掛了個興欣單位的紅布條,包子正在攤位旁的看板前熱情的招呼著熙來攘往的人潮,爽朗的聲音在吆喝出去後吸引了幾個妹子朝著這裡走了過來。


「我是獅子座的!」

「魔羯!」

「我是天蠍!」


「咳咳……!雖然我不是獅子座的...

【全職/韓葉/同居30題】[04]一方的起床氣

「老韓……老韓……老韓你快醒醒!」

葉修跨坐在韓文清的身上,扯著棉被試圖將還在睡夢中的人給搖醒。現在的時間是凌晨三點,葉修睡不著,所以他要韓文清陪。

低下頭,葉修沿著身下那人的額前、眉毛、眼角、臉頰,一路吻到了唇邊。在韓文清因為被驚擾而皺了眉頭的時候靈巧的將舌頭滑入口腔內,左手捏著他的鼻子開始了侵略性的深吻。


「咳咳……葉修……!天都還沒亮你發什麼情!」韓文清掙扎著在還沒被吻到喘不過氣來的時候起身,隨後放倒了葉修,傾下身將他壓在床尾的地方,雙眼怒瞪著身下的人。

「就是發情啊,哥睡不著,陪我。」也是毫無畏懼的迎著他的目光,葉修那略為懶散的表情此時在韓文清眼裡看起來特別的欠...

【全職/韓葉/同居30題】[03]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

半夜的小客廳沒有點亮半盞電燈,電視機青白的螢光色打在沙發那人身上,將臉孔映照得毫無任何血色。

從電視節目裡傳來了一陣細小的交談聲。爾後,伴隨而來的是一聲淒厲到劃破夜空的尖叫,嚇得椅子上的人趕緊將電視音量轉到最小,深怕吵到房內正在睡覺的人。

其實葉修自認不是很喜歡看電影,每部時間那麼長他都可以做好幾次複盤了。但是昨天沐橙和云秀一起推了部片子給他,自己也不好拒絕,就這麼帶回家看了。


韓文清今天比葉修早回到家,因為明天還有霸圖的比賽,所以他很早就睡了。葉修到家之後簡單的吃過晚餐洗過澡,就窩在沙發上將今天拿回來的影片插入了錄放機。

那是一部上個檔期的片子,但是好像因為預告片弄得...

【全職/喻黃/韓葉】中秋(棉花糖+滅火)

01)棉花糖


黃少天扳開了手上的OREO,將剛剛烤好的棉花糖夾在兩片餅乾中間。

「隊長你看!給你的很好吃喔!」炫耀著自己手上的傑作,黃少天在將餅乾遞給喻文州的同時因為捏得太用力導致餅乾和棉花糖的分離,而那融化了一半的棉花糖現在就整片的黏在他手上。

看到了這一幕的喻文州啞然失笑,卻還是將嘴唇湊了過去,就著少天手上的棉花糖舔了起來。


「隊……隊長,不是吃我的手啦……餅乾飛出去了耶不撿嗎!」紅著臉將視線撇開,黃少天顫抖著手心感受著喻文州的動作。

「沒關係,這個也很甜。」


02)滅火


葉修端著一個裝滿了水的小水瓶,坐在火爐旁...

【全職/韓葉/同居30題】〔02〕一同外出購物

「葉修!」韓文清黑著臉看著那個正在往手推車上爬的人。

「我累了……這賣場這麼大,從這端逛到那端就花了快一個小時,更別提這還只是一樓而已,也真虧老韓你能買那麼多東西……」葉修嘴裡咕噥著,一邊掃視過車內的日常用品,一邊尋找一片能夠塞得下自己的空位。

後來他把堆在車頭部份的東西都疊到了車尾的地方,自己則安穩的靠著韓文清推車的那隻手,抱著一邊的冰淇淋桶拆著就吃了起來。


在這之後的韓文清就盡量挑些人少的地方去,雖然他們外出的防護措施都做得很徹底,帽子墨鏡加口罩的。但是兩個大男人再加上葉修這麼顯眼的舉動,路過的人都不免多看個兩下,指不準就會有哪個眼尖的粉絲認出他們,到時候問題就大了。...

【全職/韓葉/同居30題】〔01〕相擁入眠

退役後的這幾年,自己已經習慣了睡覺時身邊有他的陪伴。
葉修捻熄了手上燒了一半的煙頭,起身退出遊戲畫面,順手也關了桌上的另一台電腦。

退役之後的韓文清選擇了留在隊上當技術指導,繼續為霸圖效力;而葉修則是偶爾會回去興欣蹭頓飯,不然就是留在家裡打榮耀等韓文清下班回家。

他坐在床頭,看著旁邊沒有半個人的床舖覺得特別不習慣。老韓今天打電話回來說過了,現在是賽季最緊湊的時候,自己會留下來幫隊伍加強訓練,晚上不會回來了。

掛了電話的葉修自己都沒有察覺到他的聲音聽起來是多麼的委屈。

他爬上了原本是韓文清在睡的那個位置,熟悉的味道充斥著自己的鼻腔,但是身邊並沒有那個令人安心的體溫以及會摟著他的臂膀。拉上被子後的葉修睡得很...

【全職/喻黃】劍走偏鋒[01]

2015年的那個秋天,距離榮耀第二區開服後已經快滿一週年了。新聞上常常能聽到遊戲公司打算將榮耀這款遊戲發展成電競比賽,而聯盟的體制以及比賽的相關規定也都漸趨成熟。各種由玩家抱團而起的小戰隊,抑或是有資金協助的俱樂部戰隊在聽到消息後都如雨後春筍般的相繼成立。

藍雨戰隊便是屬於後者的那一個。或許最開始他們也是由一些玩家的夢想所抱團而成的,但是在喻文州和他的同學們去的時候,藍雨已經是個能開出訓練營來吸納他們這些新血的規模戰隊了。


其實喻文州壓根都沒有想過要成為職業選手這件事,更遑論加入戰隊去做訓練了。只是在班上一群同學的起鬨之下,再加上現在又是暑假的開始,於是他也帶著他手上的那張...

【全職/喻黃】劍走偏鋒[序]

如果術士沒有了劍客的保護,那麼索克薩爾不會有如此強力的控場。

如果劍客沒有了術士的掩護,那麼夜雨聲煩不會有如此精湛的技術。

更如果,操作者不是喻文州和黃少天的話,那麼藍雨不會打出劍與詛咒如此默契的組合。


「因為是你。」所以我能勇往直前的殺出一條血路。

「因為是你。」所以我能毫無顧忌的打出配合戰術。


因為是你。藍雨的夏天才會如此的完整而有意義。

【全職/包榮興/微包葉】小包子

我路過BOSS戰場 搶下了一局首殺 今天是個開心日子

血槍手又算什麼 有我板磚最無敵 拋沙讓你昏天黑地

一個鎖喉降低防禦殺你個滿天飛 接著一記膝擊突襲大步往前追

紅血技能放出小怪追著大公會 血條雖短殺你依舊 不嫌太多


你是我的小呀小包子 怎麼吃你都嫌不夠

滿滿的精華塞滿白白包子皮 撐起我大大肚子 子子子子子

你是我的小呀小包子 燦爛笑容就像溫暖太陽

冠軍又來到興欣榮耀全聯盟 下個賽季一起加油


七月尾巴獅子座 八月前奏獅子座 那你又是什麼星座

我是包子包榮興 包子榮耀和興欣 永遠只為老大前進

春天繁花漫舞在副本的入口前

夏天煙花綻放夜空和星星...

【全職/喻黃】訓練室

在蘇黎世沒有賽事的假期,國家隊的選手們都各自外出吃晚飯去了。偌大的訓練室裡,只餘下黃少天一人獨自對著電腦螢幕敲敲打打的。

「這邊過不去啊過不去怎麼辦!這樣三段斬的走位會沒有辦法配合大家做攻擊的啊啊啊啊啊!」

手下的操作逐漸加快,專注於夜雨聲煩落招後帶出的走位技巧,黃少天絲毫沒有注意到身後來人的腳步聲,自顧自的在喊出招式的名稱後因為結果不滿意而扼腕的敲打著鍵盤。


「少天?」喻文州端著水杯走進訓練室後看到的就是這樣的景況。

黃少天像是沒有注意到一般又繼續了第二輪的訓練,然後依然是以鍵盤遭殃的結尾做為收場。

「少天?」喻文州嘗試叫了第二次。

「喔隊長你怎麼會在這兒?沒有跟...

【全職/包葉】中秋

隨著第十賽季的結束,聯盟又迎來了新的夏休期。

按照往常的慣例,興欣那是有什麼節日就應什麼景。今年的中秋節依舊不例外,陳果一大早就急吼吼的喊著大家起床,在簡單的吃過早飯後,拉上眾人一同到市場去置辦晚上烤肉要用到的食材。

「老闆我想吃這個!」包子舉起了魚販上一尾特大的魚說著。

「哎哎這不錯這不錯!」魏琛插著手看著肉攤上吊著的豬肉頻頻點頭。

「青菜多買些吧?」唐柔果然是注重健康的,拿了許多綠色的蔬菜就往籃裡放。

「又不是羊!」魏琛將一些蔬菜拿了出來,又塞了點肉進去。

「餅乾!烤餅乾!棉花糖!烤棉花糖!」包子爆著手速,將攤位上的點心通通掃進籃子裡。

「嘖嘖,又不是小孩子了。」羅輯不予置評...

【全職/包葉】外套

早晨的上林苑,魏琛等人起了個大早,坐在一樓的客廳吃著早點。牆上內嵌的電子屏幕打出了這後半賽季各戰隊的席位,接著轉播的是季後賽爭奪八強各隊伍的精彩回顧。

葉修在這時候打著哈欠出現在樓梯上,一邊和大夥兒道早安一邊走下了樓梯。


「哎我說葉修你這外套好像大了不只那麼一點啊?」

眼尖的魏琛在盯著葉修瞧了半天以後,終於發現這貨和平常不一樣的地方了。

過長的袖子明顯超過了手臂一小截,在隨著葉修舉起手來揉眼的動作後更加的顯眼。

看著那比自己身材略大一點的外套,葉修舉起雙手,左右晃了一下。寬寬的布料下垂,將本就不怎麼高大的身軀襯得愈發嬌小了起來。

「還真挺大的?應該是拿錯了吧。」拉了...

【原創】再見

「再握緊一點好不好?」她低頭輕嚅著,握住他的手又往掌心緊了緊。

人來人往的百貨公司裡,女孩的表情顯得很慌亂。怕著自己會走丟,也怕著不知什麼時候會被人潮衝散。

「前面那裡。」拉著女孩的手,男孩帶著女孩到了不遠處的店家。裡面一件一件的小東西,馬上就吸引了女孩的目光,慌亂的神情也隨之被臉上的笑容所取代。


「是你最喜歡的史努比耶!」她舉起手上的娃娃,湊到男孩的跟前:「以前每次跟你借史努比的筆,你總是不肯給我。看我以後用……」她張了張嘴,似乎還想再說點什麼,但最後也只是低下頭去,拽緊了懷裡的娃娃。


是啊,沒有以後了……


男孩蹲下身,輕輕的對著女孩...

【盜筆/解雨臣】西府海棠

他是戲子,看盡了世間人情冷暖,唱盡了人生百態炎涼。

一曲既罷、卸下紅妝,他是解家當家,無情、亦無義。

混這當口,他所需要的是不被任何的感情所左右。不只是他,對其他人來說亦是如此。

這是不變的定律,也是生存的唯一法則。

然而,卻有一人例外。

他看不透他。

他太過善良,對任何事都狠不下心。也許就如同他朋友所說的,天真無邪過了頭。

但他覺得,他只是不想攬事於身。在他善良的表面下,其實一直壓抑著自己的心機。

他不是害怕、而是不想,所以太過善良。

隨著事件一次次的經過,陰謀也一層層的解開。許多的事實逼著他去面對一切。

他變了、變的開始不相信任何人、變的開始對任何事物都抱持著猜忌。也許...

【全職/黃少天】香蕉皮

黃少天操縱著夜雨聲煩足尖一個蹬地上躍,藉著向前的推力在空中做出了個華麗的後空翻。

落地前一秒,將地上的香蕉皮往後用力踢去,以防止著地時踩到再次滑倒。

「我操誰這麼缺德沒良心啊?香蕉吃完不丟垃圾桶亂扔地上,還好遇到本劍聖武功高超技巧準確操作得當落地完美才沒給滑了去。詛咒他一輩子吃爛香蕉走一步摔十步你說是不是啊隊長……」

視角向後轉動,黃少天本是要尋找自家隊長求附和的,誰知卻看到走在他正後方的鄭軒頭頂著香蕉皮一臉壓力山大的望著他。

【全職/葉喬】飲料

「前輩要喝水麼?」一帆端了個水杯走到葉修身後,望著他忙碌的身影關心的問著。

「不了,我這還有沐橙剛給我買的飲料呢!」舉起桌上的飲料杯晃了晃,葉修見一帆看的認真,便問到:「怎麼要來一口嚐嚐?說這是叫什麼秘密的滋味來著,味道還挺不錯的。」


一帆搖了搖頭表示不用了。

若是前輩不需要的話,那他還是別留在這裡打擾的好。

在微草被嚴重忽視慣了,一帆覺得自己永遠是個小透明。若非真有事需要他的話,他是不會主動去煩擾別人的。


在轉身離開的那瞬間,葉修抓住了一帆的手,並將吸管口對準了一帆的嘴硬是讓他喝了一口下去。

「沒騙你吧!真的挺好喝的。」葉修笑了笑,看著一帆:「別那...

【全職/喻黃】感冒

「少天來我看看。」伸手探了探額頭,手下的溫度高得嚇人。

扶起少天讓他靠著床頭坐下,喻文州拿過水杯塞了幾顆藥丸到少天手上,示意他吃下去。


「隊長,我能自己好的,這藥很苦的啊不吃行麼?」用著很委屈的目光仰頭看著自家隊長,黃少天那兩條好看的眉毛此時都擰在了一起。

「都說過不要在半夜起來跟葉前輩搶BOSS了,現在著涼感冒了你又不肯吃藥。」幾不可見的嘆了口氣,拿過方才塞手上的藥丸,喻文州一次吞下一顆,和著水,往少天的唇瓣送去。

直到所有的藥丸都給少天餵下去後,喻文州喝了最後一口水再度靠近少天的雙唇。

張嘴,舌尖輕巧滑過了口腔內側,沒有放過任何一個地方,喻文州托著少天的後腦勺,將...

【全職/傘修】相片

葉修看著桌面上擺著的那個相框,裡面是他和沐橙、沐秋一起拍的合照。

十年的時光過去,他闖過了十個賽季。中間離開了嘉世、退役了一年、組了個戰隊……


網吧的老闆娘待自己很好啊,除了偶爾脾氣暴躁了點,他還是你妹妹的大粉絲呢。

這十個賽季,哥就拿了四個冠軍回來。四個獎杯、三菜一湯,剛好給沐橙裝飯吃。


這無數個賽場,他和沐橙並肩而戰,將身後的位置空了下來:只為那堅不可摧的鐵三角不能缺了你一個。

於比賽,他全力以赴,但總是在冠軍之際放了那麼一手:只為留給你個能夠超越的成績。


賽季結束後的那個夏天,他以回家為由,宣布了正式退役。

約定了的承諾,縱使...

【全職/喻黃】吹風機

黃少天半瞇起眼睛,享受著喻文州指間傳來的觸感。

不可否認的,他很討厭吹頭髮,過大的噪音和悶熱的風都會讓他覺得不適應。儘管他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話嘮比吹風機的聲音還要來得更具攻擊性。


「隊長你好了沒好了沒這樣我看不到你也聽不到你講話的聲音啦。」

「好熱好熱再吹下去頭髮就要焦掉了……」

「隊長~~~~~~~~~~」


「好了。」喻文州放下手上的吹風機,揉了揉少天的頭髮:「不吹乾的話小心又感冒。」

少天仰頭看著自家隊長的動作,溫暖的笑意盈滿在那人的眼中。


低下頭,一個輕吻落在了少天的眼角,伸手覆上了他的雙眼:「不是說好不偷看的嗎?」

【全職/包葉】慶生

「我操葉修你站住有種別跑!」

「誰那麼傻逼站著不動讓你抓啊!」

「包子前門攔著別讓那貨跑了!」

「好咧魏老大!」

「包子聽話快讓開後面那個沒下限的你別被他唬弄過去了啊!」

「是!老大!」

「包子你想看你家老大臉上被糊滿奶油的樣子吧!快攔住!」

停頓了一下,包子很快的轉了身朝著魏琛跑去,伸出手要搶蛋糕:「給我給我我去糊!」


物權轉移,葉修就算動作再怎麼靈敏也跑不過那與他身高有足足十公分差距的包子。況且訓練室空間有限,魏琛又不停的冒出來攪局。很快的,葉修就被包子和魏琛一人一手給壓倒在桌上。

伸出手挖了口蛋糕上的奶油,包子欺身上前,在葉修一臉驚恐的看著他時,將手上的...

【全職/喻黃】冰淇淋

聽說俱樂部對面新開了一間冰淇淋店,趁著開幕時的特價,喻文州去買了一人一隻帶回隊裡。


一進門就看到眾人認真訓練的樣子,卻唯獨不見少天的影子。

「少天呢?」

「剛說要洗澡所以先回房了。」鄭軒在接過冰淇淋時回了這麼一句,順便道了謝。

「嗯,你們先吃吧。」拿了預先留下的兩種口味,喻文州離開了訓練室,朝著少天的房間走去。


拐了幾個彎後,他來到了走廊最底端的房間。在敲了房門過後沒多久,房內的人很快的就開了門。

「哎隊長你怎麼在這?」少天一臉訝異的看著眼前的人,但在視線移到喻文州手上拿著的冰淇淋後隨即笑了起來:「吃冰嗎隊長你真好啊!我說這是戰隊對面的那間沒錯吧?我...

【全職/包葉】爆了個千機傘

昨天訓練的太晚,葉修是直接睡在電腦前的,連榮耀都沒退出。

今天一早醒來不知怎麼的,自己睡在了宿舍的沙發上,旁邊還隱約傳來不成調的歌聲。


「七月份的尾巴~你是獅子座~八月份的前奏~你是獅子座~♪」

「我說包子啊,能不能別一大早就這麼衝擊,哥都被你給唱醒了。」葉修理了理頭髮,看著在廚房裡忙活的包子。


「呦老大醒了?」晃了晃手上的鍋鏟,包子微微傾身看了眼外邊的葉修:「我正煎蛋呢,要不要來一打?」

「一打你是給誰吃?信不信我最後全塞你嘴裡。」起身,葉修開了桌上放著的電腦,登錄榮耀後才發現自己已經被傳回了城裡。


怪了?這昨天不是還在練級的麼?怎...

【全職/王杰希】挑食

*大眼兒幼化有

*表示很想玩玩→∑ o_O所以寫出來的小段子

-

王杰希很討厭吃豌豆,雖然他們是微草綠的,但他還是很討厭。


這天午餐,剛拿到飯碗的杰希站在原地凝視了很久,瞪著碗裡的綠色豆子不發一語。

直到老師走過來詢問怎麼了,他才抬起頭來,小聲的說:「不喜歡。」


「豌豆很營養的,杰希不可以挑食喔。」


聽完老師的話後,王杰希很乖的端著飯碗去吃飯了。在角落裡,他用筷子小心的將豌豆一顆一顆的挑出來,整齊的在地上繞著自己擺了個圓。

老師跟過來看到後很是不解的望著他,只見王杰希站了起來拍了三下手。


「咻啦啦啦蹦!豆豆會變不...